栏目导航
哈尔滨驾校集体涨价涉垄断 黑龙江物价局展开调查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7/3/8 15:33:47   
摘要:

2016年12月初,哈尔滨市驾校学费普遍上涨,价格从2000元至3000元涨到4000元以上,涨幅超过1000元。《法制日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黑龙江省物价局已经介入调查。

集体涨价

2016年11月下旬,市民刘女士想考个C1驾照,当时问的价格是2800元,后来因为出差就没报名,驾校还给她打过电话提醒说,让她尽快报名,不然就要涨价了。刘女士以为驾校只是为了让她报名说说而已,没想到,12月2日,她出差回来,再咨询驾照价格时,C1证已变成了4300元。随后,她又向三家驾校询价,价格都在4000元以上。

       

2016年12月初,哈尔滨市驾校学费普遍上涨,价格从2000元至3000元涨到4000元以上,涨幅超过1000元。《法制日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黑龙江省物价局已经介入调查。

集体涨价

2016年11月下旬,市民刘女士想考个C1驾照,当时问的价格是2800元,后来因为出差就没报名,驾校还给她打过电话提醒说,让她尽快报名,不然就要涨价了。刘女士以为驾校只是为了让她报名说说而已,没想到,12月2日,她出差回来,再咨询驾照价格时,C1证已变成了4300元。随后,她又向三家驾校询价,价格都在4000元以上。

据当地媒体报道,和她有同样经历的还有吴先生。吴先生说,他是11月28日咨询的,当时价格是2800元,等12月1日去报名时,驾校说涨价了,C1驾照的学费涨到4000元了。

《法制日报》记者采用打电话、到报名点咨询等方式采访了鸿城、华通、宏博、龙势达等几家驾校,均表示按“规定”统一涨价,与当地媒体的报道可以互相印证。


为什么涨价?为什么没有低于4000元的学费?记者以学员身份采访,得到的答复基本一致:“按照行业要求涨价,价格必须在4000元以上。”“是驾校领导在开完会之后回来说要涨价的。”

那么,是谁要求的呢?谁组织开的会?开了什么会?《法制日报》记者进一步展开调查。

协会发文

12月6日,《法制日报》记者拿到一份文件,名称是《哈尔滨市驾培机构联合经营体实施方案及自律公约》,出台该方案的是“哈尔滨市道路运输协会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分会”(简称驾协)。

按照方案,哈尔滨市100多所驾校将组建成一个联合体,由联合体成立运营公司,由运营公司实行各经营主体上缴利润和履约金的管理。


在实施方案的条款中有这样几项:

1,成立运营公司后,设立日常管理委员会,委托会计师事务所“测算驾驶员培训社会平均价格,并在业内公布”,强调“驾校培训价格不得低于社会平均价格”。

2,各驾校按学员数“每人上缴1000元履约保证金”,每家驾校“须另交2万元作为长期履约保证金”。

向我们提供情况的驾校人士反映:此前驾协已组织了三次会议,商讨该方案,行业主管单位“哈尔滨机动车驾驶员培训行业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驾管办)领导也出席过会议。

据记者调查,各个驾校对这个联合体以及自律公约有不同的看法。因为各自的投资不同、市场占有率不同、客观条件不同。有的有场地有的没有,在市场竞争条件下所收学费也不一样。有人则认为驾驶员培训市场存在恶性竞争,价格混乱,协会应该管一管。有人则认为驾驶员培训市场应该公平竞争、市场定价、优胜劣汰。协会牵头制定最低收费标准涉嫌横向垄断,涉嫌违反反垄断法,希望新闻媒体关注此事。

讳莫如深

12月8日,记者首先联系了哈尔滨市交通局,交通局负责宣传的官员告诉记者,市驾协归哈尔滨市驾管办管理,驾管办是二级独立部门,交通局不掌握情况,让记者与驾管办联系。

当晚驾协会长贾秀芳致电记者,约定与记者沟通情况。9日记者见到了驾协的两位副会长,他们认可了记者手中的《联合经营体实施方案及自律公约》确实是出自驾协的文件。

两位副会长向记者介绍了组织联合体、签订自律公约的初衷是为了避免恶性竞争、规范市场、提高培训质量,并特意强调在这方面其他地区已有成功范例,并拿出一本刊物说这是他们学习的榜样,这本刊物上介绍了“新型驾校经济共同体贵州黔东南模式”。哈市驾协的做法与这种“黔东南模式”如出一辙。

一位副会长特意向记者询问是哪家驾校向媒体反映情况,在记者告知驾校要求保密后说道,你们不说我们也能猜得出来,最后副会长表示回去要请教法律界人士,完善方案。


9日下午记者联系市驾管办栾景鹏处长,想要了解对驾协要成立联合体的做法是否了解,是否进行过合法性评估,驾管办负责人员是否有人曾经参加联合体预备会议。记者3次给栾处长打电话,两次发短信,结果上门采访连驾管办的门都没能进去,只得留下采访提纲。直到记者发稿,栾处长只发来一个短信:“关于驾协相关情况,直接和驾协沟通为好”。

9日之后,戏剧性的情况发生了,所有对驾校的采访陷入僵局,最早反映情况的驾校负责人不再发声,记者能联系到的所有驾校负责人一听说关于联合体的事情全部拒绝接受采访。

官方调查

记者采访哈尔滨市发改委,发改委回复“该事项省物价局已经受理,正在开展相关调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正在配合开展相关调查,有关事项可进一步咨询省物价局和哈尔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2017年1月12日,《法制日报》记者电话采访了哈尔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价格检查处处长姜军了解事情的进展。姜处长告诉记者:哈尔滨地方媒体报道驾校涉嫌统一涨价之后,他们就开始了调查;但在媒体报道后,相关方面不承认开过会,不承认是共同合谋涨价,而且很多驾校已经回调了价格,我们没有证据,工作很难进行下去。

先涨后降

2016年12月28日,记者再次咨询C1驾照培训价格,各个驾校培训价格普遍回调。如博能驾校已经从4200元优惠到了2180元。

12月份的哈市驾校学费涨价又降价,喧嚣过后,似乎已尘埃落定,规范市场的初衷、避免恶性竞争的说法是否站得住脚?《联合经营体实施方案及自律公约》的存在,记者的采访录音、照片资料均证明统一涨价确曾发生。但随着业内人士的缄口不言、驾管办的回避,真相仍然扑朔迷离。

延伸阅读:

哈市业内人士:系自律宣传

   (央广网哈尔滨1月23日消息(记者迟嵩))哈市某驾校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次会议出台了一份哈尔滨市驾培机构联合经营体实施方案及自律公约,核心就是驾驶员培训费涨价,“比如博能、北环几个大驾校牵头,他们想12月1号那天开始串通涨价,要求小驾校都配合,把驾校学车价格提起来,稳定在4000块钱往上,每家交5万元履约保证金,发现哪家驾校不按他们制定的涨价方案去涨价,有私自低价招生的,在这5万块钱的履约保证金里往出扣。”

  串通涨价、五万元、扣保证金,一个个关键词里,或许会听出点垄断市场的味道,但哈尔滨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行业办公室综合科一名工作人员,对这次会议出台的方案和公约,则给出另一种解读,“集体开会不是涨价,十月一号开始有个新教学大纲,学生考试必须要完成学时,学时要完成学费自然而然就要上涨,不是某些驾校联合起来垄断市场,把价格提上来。”

  据这名工作人员介绍,新大纲要求驾校配备GPS设备,增加学时,每位学员需要在驾校完成62学时和300公里的计时培训才能参加驾驶员考试。哈市某驾校负责人也印证了他的说法,承认如果严格执行新大纲要求,成本会增加,培训费用也会随之上涨,“均摊一科150公里,科目二达到150公里很费劲,20迈的速度得开到哪年?所以一旦真实施了,要是里程不达标或者学时不达标,就不让你考试。”

  同时,驾管办工作人员认为,哈尔滨市驾校培训价格从2009年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在2000到3000之间,而目前全国大部分城市的培训价格已经达到6000元左右,新大纲的要求又会带来新一轮成本上涨,所以从规范市场的角度看,涨价势在必行,而从4000元开始的梯度增长也是一个适应的过程,不到一个月又跌回2000元,是因为引起了部分驾校和学员的不满,“就是为了统一市场,到哪都是这个价,并不是垄断,把价格涨到多高,是把市场规范了,但有一些效益不好的驾校和学员,某些方面不高兴、不满意,导致了后来事情的发生。”

  哈市某驾校负责人则更为直截了当地指出,哈尔滨116所驾校,都执行一个价格,小驾校基本没有生存空间,所以他们即使迫于压力交了保证金,私下宁可挨罚还是要低价格多招生,就此,20多天的涨价联盟从内部瓦解,不攻自破,“职工对外招生偷摸宣传都是2000多,你找我就2000多,到大厅就4000多,说白了心不齐。”

  闹剧虽然看似结束了,但这次集体涨价,究竟是驾校为了规范市场的抱团取暖,还是趁火打劫的横向垄断。采访的最后,记者辗转找到了哈尔滨市驾协秘书长李明利,他并不认为上月初的会议是统一要求驾校涨价,而是一次自律宣传,避免恶性竞争,价格的调整都是为了根据新大纲更好地培训,涨价和降价行为都是驾校各自自主进行的,保证金也都退回了各家,“我们从协会的角度就是要求大家自律,根本没有喊一二三预备齐,怎么涨、涨到多少,因为市场是放开的,我们肯定要按照培训要求去考察、监督。”

版权所有:宏远驾校    ICP备案编号:黑ICP备18002234号